瓜岛战役全景是这样的不知道不要谈二战太平洋战争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瓜岛成美日两国争夺的焦点,瓜岛战役随之爆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因为这场战役太值得写了,有三个特点:一是这场战役是日军开始失败的起点,也是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二是这场战役深刻体现了美日两国对战争的态度;三是这场战役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

所罗门群岛是南太平洋最重要的战略要地,在澳大利亚东北部,是扼守澳大利亚的要冲;所罗门群岛最大的岛是瓜达尔卡纳尔岛,简称瓜岛,瓜岛北部是平坦的平原,中、南部崇山峻岭、森林茂密、水流湍急;最早是西班牙人控制瓜岛,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英国占领了所罗门群岛,包括瓜岛。日本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趁英美各国无暇顾及占领了该岛。

太平洋战争开始时,日军还是有主动权的。掌握主动权对交战双方来说都很重要,主动的一方可以派出合适的部队、挑选对自己有利的时间地点发起战斗,所谓天时、地利、人和。中途岛海战失败后日军就没有了主动权,连以前比较强悍的制海权和制空权都被削弱不少,以前占领的南太小岛变得岌岌可危,划中要抢占的斐济、萨摩亚和新喀里多尼亚也只得暂时放弃。不过,日本人谋划很久的“进逼盟国在南太平洋上的重要基地澳大利亚,重新夺回战略主动权”则是不可能放弃的,他们要集中力量完成这一战略规划。计划就是:一、保持对南太平洋诸岛的压力;二、占领瓜岛并修建航空基地;三、在瓜岛航空基地的掩护下,对新几内亚岛的莫尔兹比港的发起进攻并占领;四、以新几内亚岛为基础,直逼澳大利亚。

为实现这一战略企图,日军大本营大力充实第17军力量;第17军组建于1942年5月,军长是天皇侍从武官长的弟弟百武晴吉中将,第17军下辖有南海支队、一木支队、青叶支队等部,总兵力约十三个大队。日军大本营海军部又于1942年7月成立第8舰队,任命三川军一中将为司令,拥有包括重巡洋舰4艘、轻巡洋舰3艘在内的许多艘军舰和潜艇,以协同第17军作战;联合舰队还增派第25航空战队所辖的百余架岸基飞机进驻拉包尔,为第17军提供空中掩护。至8月初,日军的瓜岛机场已基本建成,瓜岛上共有日军工兵2700人,警备部队240人;在图拉吉岛上,约有日军工兵140人,航空部队400人,警备部队200人。

要说一下百武晴吉这家伙,他本来是个很不错的间谍,尤其搞窃听方面很有专长。1931-1932年任侵华日军关东军司令部哈尔滨中佐特务机关长,1935年任驻朝鲜龙山的第二十师团属下步兵第78联队大佐联队长,1939年3月晋升为中将并任独立混成第四旅团长,驻防山西阳泉,守备正太铁路。他在关东军当情报参谋的时候,就弄出了可以在一公里的距离上探测苏联军用电话线的微弱电流来窃听苏军电话的装置;他在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时,一直在监听破译苏联陆军密码,并于1934年左右,成功破译了苏联红军密码,1941年又破译了苏联空军密码,使得很长一段时间内,日本关东军都一直能够自由偷听苏联红军的来往电话。瓜岛战役后,这家伙疯了,死在南太平洋小岛。可见这场战役的残酷。

美国此时的局势很微妙,他们虽然在中途岛战役中取得了巨大胜利,但是南太平洋还不是美军所掌握的,尤其美国到澳大利亚的运输线路时刻暴露在日本人的威胁之下,因为日军的拉包尔基地非常稳固,力量也很强,还在不断向外推进。美军内部,尼米兹和麦克阿瑟的意见也不一致。尼米兹根据实际兵力情况,认为要从外围逐渐进攻,先避开日军的重要基地拉包尔,麦克阿瑟则想冒个险,集中力量打下拉包尔再说。

美国总统罗斯福和美国海军作战部长金上将基本和理智的尼米兹想法一样,希望先占领图拉吉岛,再派部队进驻新赫布里底群岛的埃法特岛,向北占领了圣埃斯皮里图岛,在岛上修建机场站稳脚跟。最后罗斯福总统亲自主持协调,提出最终方案,参谋长联席会议据此于4月1日正式通过。这个作战计划的代号为“瞭望台”,分三个阶段实施:计第一阶段由尼米兹指挥攻占圣克鲁斯群岛和图拉吉岛;第二阶段由麦克阿瑟指挥,攻占所罗门群岛其余岛屿,并肃清新几内亚岛东部莱城、萨拉莫阿地区的日军;第三阶段仍由麦克阿瑟指挥,攻占新不列颠岛和新爱尔兰岛,进而夺取拉包尔。

实际上美国人的准备并不是很积极,因为他们许多人压根不理解这个小岛有什么重要性;面对乱糟糟的准备情况,包括弗莱彻中将、戈姆利中将、范德格里夫特少将都对将来的战斗不是很有信心。4月20日,美军成立南太平洋部队,由戈姆利中将任司令,拥有航母3艘,战列舰1艘,巡洋舰14艘,驱逐舰32艘,总指挥是尼米兹。7月4日,美军侦察机发现日军已经在瓜岛上修建机场,如果瓜岛机场修成,日军从这一机场起飞的飞机能够到达圣埃斯皮里图岛、埃法特岛、新喀里多尼亚岛一线,严重威胁了美国至澳大利亚的海上交通线,参谋长联席会议立即将“了望台”作战的第一阶段作战目标改为瓜岛和图拉吉岛,决定将于8月1日发起作战。

战役是从美军在瓜岛和图拉吉岛登陆开始的,这是美军在二战中的第一次两栖登陆作战。美军的登陆部队分为两支:范德格里夫特指挥的第1、第5陆战团进攻瓜岛,代号X射线部队;鲁普斯塔斯准将指挥六个营进攻图拉吉岛,代号Y射线,X射线部队在舰炮和航空火力的掩护下开始登陆瓜岛。岛上的日军压根就没有准备,兵力也很少,大部分是建机场的劳工,所以美军一来,这些人立刻就四处逃散,美军几乎是一枪没发就取得了登岛的成功。登陆图拉吉岛的Y射线部队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他们遭到日军顽强的抵抗,战斗打了两天两夜,非常残酷,最后美军在强大的压制性火力的支援下占领了这个小岛,但也付出了不小的伤亡。

美军在两个岛的登陆成功让日军搞清了美军的图谋,反击、夺回,这是日军大本营的第一个想法,按照他们的计算,夺回不是很难的事,但首先要把海空优势建立起来。于是,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就瓜岛海上作战给了第8舰队司令三川军一中将一个命令:一切任凭三川军一自由定夺。三川军一中将是个头脑清醒的人,战术素养也很深厚,虽然他觉得立即反击是必然的,但开始之前还是非常详细地进行了侦察,结合侦察结果,他知道凭自己率领的老旧的战舰是不能和美军航母对抗的,于是决定发起突然的夜间袭击。

8月7日下午02:00左右,三川军一的带领他的第八舰队驶出了拉包儿基地全速向瓜岛海域开进,在整个过程保持无线电静默,希望能达成奇袭的效果。实际上美军多次发现了海面上的第八舰队,但阴差阳错就是没有引起注意,直到日军的舰队进入“铁底湾”,美军还蒙在鼓里。之所以叫铁底湾,是因为这里沉没的军舰太多了。8月8日2230,日军以“鸟海”号为首杀气腾腾闯入瓜岛海域,而此时担任美军海空掩护的航母编队却在司令弗莱彻的带领下早已撤走。

8月9日0130,三川下达总攻击令。早已升空的日军的水上飞机就投下了许多照明弹,将夜空照的如同白昼,美国军舰清清楚楚呈现在日军眼前,炮弹和鱼雷像冰雹、像鱼群一样扑向美军,最先中招的是澳大利亚海军的“堪培拉”号巡洋舰,他的右舷连中两条鱼雷,又先后被几十发炮弹击中,不到五分钟就失去了战斗力,也没有修复的价值,天亮后只好自沉。美国的“芝加哥”号、“帕特森”号驱逐舰勉强抵挡了一会,不久也重伤退出。天亮后,日军基本毫发无损地撤离战场,留下一片伤船和拼命自救的美军。要不是三川军一怕天亮后的空军威胁,美军会更惨。

海军的前期准备做到了,8月16日,百武晴吉派出他的一木支队约1000人分乘6艘驱逐舰前往瓜岛,在亨德森机场以东约30公里处顺利登上瓜岛,随后日军又派出飞机对瓜岛进行轰炸。有了这些准备,一木以为美军应该被消灭了,于是他在8月21日凌晨大喇喇地率领500名日军向泰纳鲁河河口的美军阵地发起了进攻,没想到美军的火力非常猛烈,尤其是美军重武器组成的支撑火力点如同生产子弹头的机枪,基本没有停止过发射,日军的多次冲锋被打退;美军又出动了轻型坦克继续追杀退到滩涂的日军,美军的坦克无差别地从日军身上碾过,无论是活着的、死了的还是受伤的,坦克履带上沾满血肉,活像绞肉机。这就是泰纳鲁河口之战,日军的彻底失败,第一次夺回瓜岛的计划落空。

日军当然不会被一次失败打倒,从8月23日起,他们又偷偷地把川口指挥的第35兵团运到特鲁克基地,准备搭乘慢速运输舰前往瓜达尔卡纳尔。直到9月4日,日军就这么慢吞吞地运送大约5,000名士兵,指挥官川口将军在8月31日也在瓜岛的太午角登岸,他将指挥在瓜达尔卡纳尔岛的全部日军。由于这次日军的运输是小规模并且慢通通的,美军戏谑地称他们是“东京快车”,但日军部队自嘲地说是“老鼠运输”。

部队运输到位,9月7日,川口为了达成“击溃和歼灭在瓜达尔卡纳尔岛机场附近的敌人”这一预定计划,他把部队分成3组:奥卡的部队从西面向美军的防御圈进攻,栎木的第2梯队,从东面攻击,他自己带领的“中央梯队”主要攻击防御圈以南的丛林。但是美军的防守部队在9月8日攻占了川口的主要补给站,从充足的物资来看,美军意识到了日军的意图;倒霉的川口还丢失了大批储存的粮食、弹药、医疗用品和短波无线日晚上,围绕着埃德森岭,美军和日军展开了争夺。美军击退了日军的一次次攻击,有的阵地就是两军的徒手肉搏;日军也一度越过埃德森岭山脊到达亨德森机场边沿。9月14日战斗结束,川口的部队死亡了850人,强悍的美军海军陆战队也死了近200人。日军的计划再次落空。

面对这个拿不下、丢不得的瓜岛,日军的大本营几乎急疯掉了,每天发给前线的电报不计其数,他们已经感觉到了“瓜达尔卡纳尔可能发展成为战争的决定性战役”。百武晴吉也如热锅上的蚂蚁,部队一支支派出去就不见了,在这样下去就没部队用了。在征得大本营同意后,他命令所有部队后撤,包括已经到达莫尔兹比港附近的部队;他要派出自己所能调动的所有兵力去夺回瓜岛,想要夺回瓜岛,首要的是夺回亨德森场,这样既可以安排空中掩护兵力,也可以有效获得给养物资。

从10月1日到10月17日,日军共运送了15,000人部队到瓜达尔卡纳尔岛,百武晴吉以为这些兵力基本是够了,因为他得到的情报是美军在岛上有约10000人,但实际美军共有23000人。百武晴吉决定从南面进攻亨德森机场,他派出由丸山政男中将第2师团,通过丛林隐蔽前进,攻击美军在南部靠近伦加河东岸的机场防线;作为牵制兵力,他还派出一支日军机动到西侧,攻击美国沿西海岸布置的防线日。

可怜的丸山政男中将带着他的部队历经千辛万苦,用了十几天的时间,才在10月23日到达指定的地方,为了行军,重武器和几乎丢光了,人员也达到了疲劳的极限。后来这条为战争开辟的小路被叫做“丸山道路”,这是条鬼见愁的路。虽然艰苦,日军瞒过了美军,这时的美军做梦也想不到身边有一支日本人的部队。因为丸山政男的部队晚到了一天,百武晴吉把进攻推迟至10月24日晚上7时,但他的牵制兵力不知道推迟的消息,他们按计划在10月23日发起来进攻,由于根本不是主力,兵力、武器都不能够支持,很快进攻就失败了,战场上留下了一地尸体。

丸山的部队于10月24日晚开始进攻作战,一直打到10月26日。由于对美军兵力的误判,战斗打得艰苦异常:按道理应该拿下了,可美军的火力不见减少,反而越来越猛,他们的空中、海上也不断地提供火力支援,美海军陆战队和陆军的步枪、机枪、迫击炮、火炮和37毫米反坦克炮的直接霰弹射击对日军“带来了可怕的大屠杀”,而日军的重装备基本没有,处处被动挨打。到最后,丸山的第二师团实在打不下去了,连一次像样的冲锋都组织不起来。亨德森机场战役结束,日军死伤惨重,共损失2,200–3,000名士兵,美军却只有百人左右的伤亡。

1942年11月下旬,眼见得南太平洋的局势恶化,百武晴吉好像要疯了,天天闹着要自杀,要么想带军队去找美军决死。因为补给也跟不上,百武晴吉说宁愿冲锋死掉,也不愿活活饿死在战壕里。想想也是可怜,一个陆军中将,连饭都吃不饱,据说他的盒饭总是被小兵给偷吃了,实际上这时日军总体的颓势已现。逼不得已,日军大本营下达命令组建第八方面军,加强南太平洋的作战力量,司令官为今村均大将,由日军大本营直接指挥管辖。今村均大将到任后,还是想在瓜岛试一试,他计划在1943年1月将第6和第51师团投入瓜岛,2月中旬发起总攻,夺回瓜岛。

鉴于形势,再加上瓜岛上的美军也的确是疲惫不堪,美军于1942年12月初将海军陆战队第2师和陆军第25步兵师运上瓜岛,接替原来的已经减员达7800人的海军陆战队第1师,此时美军由于基本控制了瓜岛的制海权和制空权,可以顺利地向瓜岛运送援军和物资,也能连续不断地攻击日军的肖特兰岛,这日军在南太平洋向各岛运输兵力和物资的基地。日本海军的运输船队不断受到攻击,而日军又派不出有效的护航舰队,一下子使得各个岛上的日军断了给养,瓜岛的情况更为严重,官兵只能吃些野果、野菜和树皮活命,恶劣的环境还造成热带疾病流行,每天都有日本兵因为痢疾、疟疾死去。

日本陆军第8方面军司令今村几乎天天找海军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要求解决向瓜岛运送部队和补给的问题,但是山本也一筹莫展,没有办法。今村想在瓜岛上最后一搏的计划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结束了,实际几个月后,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就要命丧南太平洋了。

实在是打不下去了,日军决定撤退,放弃瓜岛。12月26日大本营决定:撤出瓜达尔卡纳尔岛,在所罗门群岛中部建立1条新的防线,以及优先转移兵力支援在新几内亚的军事行动;12月31日,日本天皇批准该决定。但是,进攻固然不行,撤离也是个麻烦事,不是想撤就撤的。为此日军还大费周章地搞了个“K号作战”,其实就是撤离岛上兵力,进行战略收缩。这个“K号作战”计划是这样的:先集中海空军兵力对美军进行猛烈地进攻,给美军造成日军要发动大规模进攻的样子,然后利用美军严阵以待不轻易出击的时机,抓紧时间撤出兵力。

日本人的计划是成功的,他们的凶猛攻击把美国人吓了一跳,包括哈尔西在内的美国将领们都以为日军还有个后续的攻势。乘着这个功夫,日军开始了撤退,在撤退过程中不断组织一定规模的夜袭战,让美军以为要打大战。直到2月9日,日军成功地从瓜达尔卡纳尔岛撤出了10,652人,而美军对此视而不见,他们在傻傻地等着新一轮攻势的到来。

在整场瓜岛战役中,美军地面部队总参战兵力为6万人,其中阵亡约7000人,伤7789人;损失军舰24艘,运输船3艘,飞机共约615架,其中420名飞行员死亡。

日军投入瓜岛的地面部队总兵力约3.6万,陆军31400人、海兵队4800人。日本陆军在瓜岛陆战中实际只有约8500人阵亡,而日本海军则有3543人阵亡,总死亡人数大约为19200人,其他则死于疟疾、腹泻、脚气病和饥饿。另外日军损失军舰24艘,运输船16艘,飞机共约892架,其中1200名飞行员死亡(另有资料指出日军实际只损失683架飞机)。

1、这场战役是日军在太平洋战争中步步后退的开始;日军一开始想赢得战役,为此也做了不少的努力,但他们没有准确掌握美军意图,一厢情愿地估计形势,这是失败的第一个原因;

2、日本海军在这次战役中没有配合好陆军,一方面他们希望保住中途岛后剩下不多的主力,期望在下一步决战中使用。在这种消极的指导下,海军主力基本没有参与到战役中,这是很可惜的事;

3、日本海军在部分主力没有参加的情况下,在战役的海战部分不落下风,甚至可以说赢多输少,但是总体战略意图并不是海战,而是夺取瓜岛,所以日军的海战即使打得再好也是枉然;

4、失去了瓜岛这个重要的基地,日本人的南太战略难以为继,进攻澳大利亚的计划也不能实施,这是他们失败的开始;

5、由于没有了瓜岛,日本人下一步的收缩也就没有了支撑,以至于后来的各个大的战役都非常被动;

6、实际上日军如果一开始就重视,是有可能赢得战役的,如果那样,不但二战的经过要重写,世界格局也会重置。因为二战结果是改变不了的,但日本人结束战争的形式会有变化,就如同他们后期一直想要的“一击媾和”一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