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里的童年阴影最好的对手在一直帮助他成长!

他现在是个超巨了,他的射术如此精湛以至于对手在他过半场时就严防死守。我们明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斯蒂芬-库里从孩提时就不断磨练投篮,通过重复的枯燥练习扩大射程。“学习投篮并不是心血来潮。”他说。

库里没有安东尼-戴维斯那样变态的臂展,或是勒布朗那样复仇者漫画中的肌肉。他是一个平民巨星,像是往你的邮箱里塞恼人传单的投递员,在后院平台上烤汉堡的邻居,或是上周六在基督教青年会与你一起混的家伙。

虽说他很可能是当今NBA最有威慑力的武器,当库里12岁时,却被一个叫CJ-杨的孩子所统治。

他们在北卡罗莱纳州北美大学联赛巡回赛中一起打球,彼此对抗,他们作为队友的初次见面还是在夏洛特明星队。

“斯蒂芬看起来很脆弱,很瘦小,我能在球场上把他推来推去。”杨说”,我的工作就是给他制造麻烦。”

“CJ是个怪物,” 库里说, “他有教科书般的身体素质,有速度,运动热情和手眼协调能力。他是夏洛特12岁篮球手的标杆。”

“我很明显落于下风。”预测青少年的天赋是门不精确的科学,但理所当然地看上去有前途的是杨,他有身体,十足的存在感,强大的运动神经,以及充满魅力的个性—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朋友和家人仍旧为他的篮球梦在他重重倒下后轰然崩塌的那天感到痛惜。

“CJ是个无所畏惧的孩子。”杨在北梅克伦堡高中,北卡罗莱纳州亨特斯维尔一个地区学校的教练说,”他是如此自信而强壮,孩子们都听他的。”.”

桶状身材的杨看起来比同龄人年长,而纤细的库里却经常被误认为是年纪更小的球员。他容易被针对,被封盖猛推到一边,在场上被冲撞,他唯一的反击就是用它的神准远投平衡战局。

“我是一个联防终结者。”库里说,“我太瘦小纤细了,那是我唯一能做的角色。我知道我能做得更多,所以我尽力逼迫自己进步。”

杨伸出了援手。他是库里10岁至12岁时夏洛特明星队的队友,而他的父亲卡尔,一位明星教练,指导他的儿子去“打磨斯蒂芬”,CJ与库里做身体对抗,冲撞他,对他的投篮手施以空手道式的砍击。经过这样的一个小时,库里会失去镇静,沮丧地进行反击。

比赛开始时,CJ会在场上扫荡,充当库里的保护者。如果球员试图粗暴地对待库里,杨会将他挡得严严实实,或是对他怒目而视,二者都能奏效。“我总在我们进入球场时听到他们说:‘哪个是戴尔的儿子?我们盯着他打吧。’我不喜欢这样,”杨说,“我必须将这种情况扼杀在襁褓中。”

这当中有一场比赛,CJ杨记得,库里在一个愈发焦躁的防守者面前连中七个三分,当他起手投第八个时,那个防守他的孩子甚至没有尽力干扰投篮,而是推倒他一路将他从板凳席拖到露天看台第一排,那可吓坏了库里的母亲桑娅。

CJ不能像斯蒂芬那样投篮,但他是一个更全面的球员,认可度也更高。他受招募为北美大学联盟卡罗莱纳州凯尔特人,这意味着他是以对手身份锻炼斯蒂芬。接下来两年两人在对抗和进球中交锋,他们的友好竞争也随着他们武器库的进化而升级。

“我们从未打过架或是其他。”斯蒂芬说,“对我来说这是个好机会来理解对抗下的篮球。CJ将我带出了舒适区,在生命中的那个节点,这是个良好的检验,检验我能否应付这一切。”

随着库里长大并且长高,他进入了私立学校,夏洛特基督高中,不再与杨有交集。但库里仍然关注着他。库里高兴地得知在2005年3月,北梅克伦堡高中在球星杰米-斯基恩的带领下赢得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州冠军,三年级的CJ杨在这场胜利中发挥了主要作用。

到他的毕业季,遭到主流大学冷遇的库里进入了mid-major的戴维森学院。CJ-杨,据他父亲说,成为了许多低层分区一流学校追逐的对象。“我还留着那一包招收信。”卡尔-杨说。

但CJ的成绩是个问题,赫伯-森德克,当时的纽约州教练,鼓励他在探求大专选择的同时保持联系。大学毕业一年后,杨仍然没能入学,但他持续地把时间花在训练馆里,打磨他的投篮。“篮球。”他说,对我来说是一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